首页

全球化语境的反思和外国文学研究的当下使命

By:白提

摘要:外国文学研究领域正在经历着全球化带来的微妙变化,全球化语境激发的本土化思想对文学研究造成了一定的阻力,因此我们一定要加强对话语的理性反思。在全球化语境的反思过程中,外国文学被当成了异己,因此认为其影响了本文文化的纯洁度,对本土文化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对于本土来说,认为只有将外国文化清除,那么才能够更好地促进本土文化的发展。因此两种文化之间出现抵抗和矛盾,构成了当前外国文学者的不理解。下面本文就全球化语境的反思和外国文学研究的当下使命进行探讨,从而更好地推动本土文化和外国文化的发展。

关键词:全球化语境;反思;外国文学研究;当下使命

    外国文学发展遇到了困境,那么要想更好地取得发展,就必须清理全球化语境中出现的一些观点和想法,认为其影响本土文化的这些想法都必须进行清除,因此对于本土文化和外国文化的发展,我们一定要进行充分的探讨,使得外国文学研究更加地着眼于全球化带来的各类问题,从实际出发,不断地拓宽其研究领域。

1.本土视角和中国中心观

    提到本土视角,我们很容易想到的一个就是中国中心观,中国中心观的发展要追溯到1980年左右,林毓生在《中国意识的危机》这本书中,提到了论证五四时期激进的反传统主义思想资源不是来源于西方意识,而是中国自己的传统思想文化保留下来的。中国中心观是根据西方中心主义而提出的,西方中心主义侧重于从西方的角度来解释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启动和现代意识的兴起,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后的重要变动都认为是西方的力量的所引起的。但是中国中心观则认为,虽然西方的确对我们的发展起了一定的影响,但是根本上中国自己的发展,这些都是中国本来就有的。

    中国中心观是比较适合本土化发展的一种思想观念,从五四运动以后,形成的思维模式,这些实际上都是中国的传统思想,虽然这个时候引入了外国文学,但是真正地根本上是中国固有的思想文化形成的发展。就是五四运动以后,无私思潮中出现了很多新的思想、新的东西,那么就有人把中国的思想方法归结为是智性——文化是不全面的,因为在传统思想文化中也有新的知识和思想,而这个时候只是处于发展较快的阶段而已。

    中国中心观并没有穿越,而是以中国的视角早就存在,因此从这方面来看,本土视角和中国中心观是不同的,需要从根本上划清界限。

2.区分两种普适主义

    提到本土视角,我们很容易想到的一个就是普适主义,随着全球化语境的反思和发展,普适主义开始存在,并且是站在本土视角的对立面发展,它和世界大同的思想相反,强调的是民族、国家的个别性或者是个体性,因此我们必须对此加以面对。克莱斯·瑞恩相信文学艺术是具有另一种性质的普适性,因此这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充分结合,他通过在文学艺术的什么过程中进行综合举例,从而打破了文学艺术闭关锁国的局面,对于外国文学的发展和研究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但是尽管他提出的这种普适主义对于文学的发展研究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还是局限于经验范围内,停留在了一个共性个性相统一的认识水平。而这种认识在思辨过程中,对真正地问题忽略了,因此这两者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

    文学普适主义应该在新的理论基础上成长和发展,之后又有很多的文学研究着提出了新的理论基础和研究方法,指出了个体之间通过综合表达形成共性的发展。但是单个个体性质仍然是发展的起始点,通过形成一个共性的整体,从而获取一个综合的对世界的感知。

3.审美现代性和外国文学研究的现实性

    我们一直对本土化和全球化中文学研究进行比较,我们发现在现代化语境下,我们更应该认识到文学艺术的重要性,在文学研究过程中,我们要看到文学艺术的审美现代性和外国文学研究的现实性,在外国文学研究过程中,审美的艺术性和现代性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并且在外国文学的研究过程中,发挥着自己独特的的作用和魅力,文学艺术不断地进行发展,并且取得了很大进步,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取得了和社会共同生存的地位。

4.结束语

    在外国文学的发展和研究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全球化并不是一元化,不是强国吞并了弱小的国家,从而建立一个新的独立个体,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全球化语境的反思就是我们需要对本土化视角、中国中心观、西方中心主义这些内容深刻的加以认识,从而弥补和不断地完善。在这个研究和发展过程中,外国文学的研究发展是一种跨语言和文化界限的领地,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因此我们要认认真真做好外国文学的研究工作,通过实际来取得发展成果。

 

 

 

 

参考文献:

[1]张弘.全球化语境的反思和外国文学研究的当下使命[J].外国文学评论,200502100-106.

[2]吴楠.全球化语境下文学的交互景观与生存境遇——“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综述[J].励耘学刊(文学卷),20090205):286-302.

[3]钱中文.全球化语境与文学理论的前景[J].文学评论.200105):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