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探讨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 诊断中的临床价值

By:姜派柔

【摘要】目的:探讨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诊断中的临床价值。方法:选取我院于20101月至20136月收治的80例肝外胆管结石的患者,将这80例肝外胆管结石的患者既作为治疗组,同时也作为相对于其他两种检查方法来说的观察组,那么治疗组和观察组就是相同的80例患者,对这组患者分别采用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三种不同的检查方法进行检测[1],比较两组不同检测方法的诊断效果。结果:腹部CT与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腹部CT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患者肝外胆管结石没有超过8mm的的检测结果对比,腹部CT与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但是腹部CTB超检出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没有显著性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结论:采用核磁胰胆管成像检测的诊断方法,检测后的诊断结果高于腹部CTB超的检测检出率,但是采用B超进行检测,相对来说,比较经济实惠,因此仍然可以作为诊断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初步检测。

【关键词】核磁胰胆管成像;腹部CTB超;肝外胆管结石;诊断结果

肝外胆结石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疾病,主要是发生在肝总管内的结石,比较常见的主要有肝总管结石患者[2]。临床上主要表现为胆道阻塞、胆汁排泄不通、胆管内部压力增大以及胆汁出现细菌感染等,同时会伴有发热、胆绞痛等症状[3]。随着疾病的发展,病菌的不断变异,传统的诊断方法可能无法有效地对肝外胆结石进行检测检出,因此我们必须开始找寻新的诊断方法来诊断肝外胆结石的患者,本文通过对我院收治的80例肝外胆结石的患者,进行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检测的诊断方法的比较,从而探讨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这三种不同的检测方法在肝外胆管结石诊断中的临床价值[4]。通过对比分析其治疗效果,现总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选取我院于20101月至20136月收治的80例肝外胆管结石的患者,将其既作为治疗组,同时也作为观察组,那么治疗组和观察组的患者就是这相同的80例患者,该组80例患者,其中男性患者43例,女性患者37例,年龄主要分布在25-75岁之间,平均年龄为57±7.2岁。两组患者一般临床资料相同,无显著差异性(P>0.05),有统计学意义,因此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1.2.1肝外胆管结石患者诊断的检查方法

诊断之前对全部患者进行重新身体检测,确定其身体状况并进行记录。所有本次试验检测的患者都必须进行三种不同的方法的检测。

本次试验中所需要的检测仪器主要有超导核磁共振扫描仪、多功能超声诊断仪、螺旋扫描仪[5]。首先,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腹部CT检查,常规的扫描和增强扫描的检测[6];其次,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B超检测;最后,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核磁共振检测,对患者的胰胆管成像[7]。对以上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三种检测结果进行记录,对比消化内镜下逆行胰胆管成像检查结果[8],将其作为比较的标准结果,然后确定本次试验中的80例肝外胆管结石患者,采用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三种检测方法的检出率[9]

1.3统计学处理

    本次采用SPSS18.0统计学软件进行处理分析,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组间对比采用X2检验,P0.05为差异显著性,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对比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检测结果

    通过对本次试验中80例肝外胆管结石患者进行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三种不同的检测方法进行疾病检查,我们发现B 超的阳性检出例数为31例,阳性检出率为38.75%;腹部CT的阳性检出例数为43例,阳性检出率为43.75%;核磁胰胆管成像的阳性检出例数为68例,阳性检出率为85.00%。和B超的检测结果对比,腹部CT与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同时和腹部CT的检测结果对比,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腹部CT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如表一所示:

表一    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检测结果对比n%

 

检测方法

例数

阳性

阴性

可疑

B

80

3138.75

56.25

4455.00

腹部CT

80

4353.75

56.25

3240.00

核磁胰胆管成像

80

6885.00

33.75

911.25

2.2对比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没有超过8mm的患者的检测结果

通过对本次试验中80例肝外胆管结石没有超过8mm的患者进行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三种不同的检测方法进行疾病检查,我们发现B 超的阳性检出例数为22例,阳性检出率为27.50%;腹部CT的阳性检出例数为27例,阳性检出率为33.75%;核磁胰胆管成像的阳性检出例数为47例,阳性检出率为58.75%。和B超的检测结果对比,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B超的检测结果对比,腹部CT的检出率与其没有显著性差异,对比结果发现(P>0.05,没有显著性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和腹部CT的检测结果对比,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腹部CT的检测率,对比结果发现(P<0.05,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如表二所示:

表二   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患者的肝外胆管结石没有超过8mm的的检测结果对比n%

 

检测方法

例数

阳性

阴性

可疑

B

80

2227.50

5568.75

33.75

腹部CT

80

2733.75

4455.00

911.25

核磁胰胆管成像

80

4758.75

3240.00

11.25

3.讨论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但是对身体的保护却逐步下降,肝外胆管结石一种比较常见的疾病,主要是发生在肝总管内的结石,比较常见的主要有肝总管结石患者[10]。临床上主要表现为胆道阻塞、胆汁排泄不通、胆管内部压力增大以及胆汁出现细菌感染等,同时会伴有发热、胆绞痛等症状。尽管肝外胆管结石一种比较常见的疾病,但都是因为日常生活中人们对身体的保护不当,再加上早期时疾病不易察觉,因此容易被人忽视[11]。人们只有当身体里面出现比如冷热刺激或者其他的不舒服等症状时,才会提高警觉。甚至有些人不注意保护身体,认为肝外胆管结石只是一种普通的疾病,久而久之最后就可能发展成为胆管癌等可怕的疾病,甚至最后会危急的生命安全等现象发生,因此当一定要做好保护,当早期发现肝外胆结石疾病或者是其他一些症状时,一定要及早的医院看医生,将疾病扼杀在萌芽阶段[12]

肝外胆管结石常规的诊断方法主要是通过B超和CT常规剂量来诊断,但是随着疾病的发展,病菌的不断变异,传统的诊断方法产生的辐射等对人体危害极大[13],因此我们必须开始找寻新的诊断方法来诊断肺结节病的患者,通过研究发现,病人可以进行核磁胰胆管成像扫描来检测,通过本文中对同组患者进行不同的三种方法,腹部CTB 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患者的检测结果发现,和B超的检测结果对比,腹部CT与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和腹部CT的检测结果对比,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腹部CT的检测率。对于患者肝外胆管结石没有超过8mm的的检测结果对比,腹部CT与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出率要明显高于B超的检测率。采用核磁胰胆管成像进行肝外胆结石患者的检测能够有效地降低对人体辐射等的危害,因此不断探讨研究核磁胰胆管成像对肝外胆结石患者的检测诊断效果分析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14]

那么通过采用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查方法,就可以快速地提高肝外胆结石患者检测的有效性及其效率[15],能够有效地防止病情的恶化,同时利用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查方法可以对病人身体不会造成其他的伤害,从而明显利于疾病的治疗。因此随着医疗的发展,通过采用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查方法越来越受到医院的重视和市场的肯定,也被大众所认可接受。因此,采用核磁胰胆管成像的检查方法对肝外胆结石患者进行检测这一应用,值得在临床上应用和不断地推广发展。但是采用B超进行检测,相对来说,比较经济实惠,更适合于作为医院初步检测肺肝外胆结石患者的检测方法。

 

 

参考文献:

[1]荣贵宾.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管结石诊断价值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医学检验.2012,06(13)8688.

[2]张钦昌.胆管癌患者的螺旋CT强化特征与病理学对照分析[J].中国伤残医学.2013,21(06)140141.

[3]陈超坤,秦卫和,曹俐.腹部B超、16CT 1.5T 磁共振胰胆管成像检查诊断胆囊结石合并肝外胆总管结石的对比(附157例分析)[J].中国现代医生.2010,23(07)24062407.

[4] 张晓兰,张娜,张瑜,胡占胜,苏振华,闫方博,张健康.三种无创影像检查对肝外胆管结石诊断准确性的再评价[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3,073132.

[5]赵露芳. B超与磁共振胰胆管成像联合在梗阻性黄疸诊断中的临床分析[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2,16(06)10961098.

[6]苏壮志,李坤成.单次激发厚层投射磁共振胰胆管造影对胆系结石的诊断价值 [J].中国CTMRI杂志.2003,103841.

[7]《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10年第21卷主题索引[J].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10,21(12)913936.

[8]钟亮,陈克敏,丁小龙,顾海燕,柴维敏,姚秋英,李磊,王嵇.磁共振胰胆管成像的临床应用研究[J].临床放射学杂志.1999,18(07)416420.

[9]韩志国,雷杰,庄宝昌,史爽,杜斌,高海英.磁共振胰胆管成像在肝外胆道梗阻诊断中的应用[J].中国老年学杂志.2006,26(02)255256.

[10]周蕾,丁永生,祝乐群.CTMRCPB-FFE在胆系结石诊断中的对比研究[J].山上海医学影像.2005,14(03)196199.

[11]张金平,罗宗甫,吴伟,章安庆,章崇志,汤永祥,高萍,宋波,方堃,王成道.中共磁共振胰胆管成像的临床应用研究[J].中国医学影响技术.2002,18(04)335337.

[12]李素平,杜勇.磁共振胰胆和成像成内窥镜逆行性胰胆管成像的对比性研究[J].川北医学院学报.2004,19(01)209213.

[13]阮景德,刘怒. B超与PT C检查在肝内胆管结石诊断中的临床价值评估—附70例病案分析[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1994,04(03)1416.

[14] 华龙,蔡常春. CTB 超在胆道难检结石诊断中的价值[J].实用医学杂志.2008,24(24)42584259.

[15]孟令辉.腹部CTB超与核磁胰胆管成像检查诊断肝外胆管结石分析[J].中国医药指南·临床研究.2012,10(10)226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