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艺术特征与诠释

By:Ford

摘要: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是根据戈蒂埃的诗歌谱写而成的艺术歌曲,这组套曲一共是由6首歌曲组成,这六首歌曲无论是在文学创作上,还是音乐表达方面都表现的非常完美和灵巧精致。《夏夜》的出现,改变了以往的那种古板而又方整的浪漫歌曲模式,整个曲式结构变化多样,钢琴伴奏织体也非常的丰富,调性色彩绚丽多彩,再加上戈蒂埃浪漫唯美的创作文辞,使得《夏夜》成为了备受世界瞩目的优秀声乐作品,《夏夜》的出现,象征了法国式艺术歌曲的诞生,形成了一个非常浪漫的艺术歌曲时代,因此研究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的艺术特征及其演唱特点,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

关键词: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艺术特征;诠释

    法国作曲家柏辽兹是法国浪漫主义音乐的先驱和重要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生命力和创造性的想象,同时又具有非常深沉且忧郁的作品特色,柏辽兹是整个法国艺术歌曲的先驱创作者,其中《夏夜》这个声乐套曲是他的一生中最重要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通过这部作品的展现,我们能够欣赏到创作者独特的艺术风格及其个性化特征,能够充分地去感知作曲家的内心世界和创作思想,不断地丰富自己对当时音乐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知识的理解,能够从语言、艺术表现特征、乐曲的表演方式等方面充分地了解作者的个性化特点和情感艺术,在追求音乐美的同时能够充分地展现自身的音色美,从而使得音乐更加的富有生命力和想象力。

1.柏辽兹生平及其《夏夜》创作简介

    1803年出生,柏辽兹从很小开始就非常喜欢音乐,并且表现出了非凡的音乐天赋,他的父亲是一名医生,虽然在17岁的时候遵循父亲的意愿去学习医学,但是他对医学缺乏兴趣,于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放弃了学习医学,在1826年进入到巴黎音乐学院开始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学习,之后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作曲及其音乐创作过程中。

    柏辽兹创作的艺术歌曲很多,从1829年开始创作了钢琴伴奏歌曲《仿英曲调九首》,之后不断地创作了很多著名的钢琴伴奏歌曲或者是歌曲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柏辽兹创作的声乐套曲《夏夜》,它是根据戈蒂埃的诗歌谱写而成的艺术歌曲,其中六首分别是《田园歌》、《在海边浅水滩》、《离别》、《在墓地》、《玫瑰花魂》、《无名岛》,这几首歌曲在文学创作方面、音乐表达方面都非常的细致和灵巧。比如第一首《田园歌》中,就是以跌宕起伏的旋律在大小调中自由地穿梭,同时和弦的伴奏也非常重要,整个表现的就是非常奔放的情绪。第二首《在海边浅水滩》,整个曲目中都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悲伤绝望的气氛,描写的是主人公在阴霾的死亡气息中暗叹命运的不幸,怀念去世的爱人。在每一首乐曲中都饱含着创作者及其演奏者浓厚的情感。他的整个《夏夜》套曲的创作过程中,整个歌曲中都透露着作者对于爱情的呼唤,对理想与现实落差的无奈,作者得不到美好的爱情以及家庭生活的温暖,从而将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歌曲中。

    柏辽兹在整个乐曲的创作过程中,利用自身的优势,将艺术歌曲转变为管弦乐曲,他创作的乐曲的结构不再单纯的局限于对称、分节式的规范,它的钢琴伴奏更加的具有独立性,除了早期的歌曲外,还是比较浪漫的传统曲式,在乐曲的结构创作过程中,包括和声、曲风等方面都不再是单调的,而是形成了具有浪漫气息的多种形式,乐曲中也大量地充斥着复杂的和声,并且能够灵活地使用离调和转调。

2.《夏夜》之文体分析

    《夏夜》一共包含有6首歌曲,每一首歌曲都有其独特的诗词特色、表达意境、写作手法、伴奏特点等,那么要想要更好地了解柏辽兹的声乐套曲《夏夜》的艺术特征,就必须要对套曲中的每一首单曲进行详细的分析和了解,从而掌握柏辽兹声乐套曲的艺术特征及其形象表现。下面本文就通过对《田园歌》这首诗歌进行详细的分析论述,从而对柏辽兹在整个《夏夜》的创作过程中所展现出的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和艺术特征进行准确的把握。

2.1《田园歌》

2.1.1诗词特色

    《田园歌》是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中的第一首诗歌,对于整个套曲音乐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田园歌》的诗歌原文主要如下:Quand viendra la saison nouvelle,Quand auront disparu les froids,Tous les deux nous irons, ma belle,Pour cueillir le muguet aux bois...... 而诗歌的大致意思如下:当新季节即将到来, 当寒冷已消失的时候, 亲爱的,让我们一同去, 树林米摘鲜铃兰......

在这样的文体中主要表现的就是田园风光,整个诗歌中的诗词言语都比较清新、自然,没有华丽的辞藻,却也不缺乏美的存在,使得田园风光的景色呈现在世人的面前,这样的诗词风格能够让人的内心变得很平静,这样的田园生活让人们充满了无限的向往,这首作品的形式和大多数的法国诗歌的格律是相同的,也就是我们通常提到的押韵和字词数量的限制,比如六音节、八音节、十四音节等,而《田园歌》这首诗歌主要就是利用的八音节。

《田园歌》同时也是非常押韵的,整首诗歌中的语言都比较押韵,使得诗歌语言更加的整齐和具有旋律美,并且更加的具有节奏感和押韵感,整首诗歌都变得更加的丰富和完美。在诗歌中使用的修辞手法主要有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比如作者在诗词中将泉水比作是镜子,从而使得人们能够看到一个更加清澈的泉水形态,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修辞手法的运用,在《田园歌》中整体上就是一种叙述田园风情,穿插描写田园风光,作者进一步抒情的表现,当新季节来到时,一起去观看田园风光,踏着春风,去感受大自然的美丽。

2.1.2写作手法

    写作手法主要就是对作曲的手法进行分析,包括了歌曲的曲式、调式调性,和声以及主题色彩等,在《田园歌》中展现的是一副乡村画面,有山有水,有鸟有美人,这是从一个男子的角度来回想情人漫步乡间的情境,是具有民歌风格的一首词曲,节奏是2/4拍,整个节奏感都比较强,气氛显得非常的活跃但是又充满乐趣,在整个词曲中将歌词分成了三个部分,每一个部分都配合了相同的曲调,形成了一种一部曲式的分节歌样式,歌曲也以非常明亮的A大调为基调,临时性的转调使得其非常的自然舒适,给作品染上了一层非常柔美的色彩,同时歌曲也是由八分音符的和弦进行演奏的,就犹如春天的沐浴,使得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非常的明亮,在整个歌曲的演奏过程中,音调非常的明亮和柔美,整个演奏过程也变得非常的流畅自然,既包括了含蓄的一面,同时也表现出了非常热情的一面,使得整个歌曲的旋律线条都变得非常柔和,但是又扣人心弦。

2.1.3伴奏特点

    伴奏特点主要可以从三个不同的角度进行阐述,第一个角度就是伴奏的织体形态,整个《田园歌》中都是以柱式和弦的伴奏形态进行表演的,高声部采用的都是八分音符的柱式和弦在四二拍的节拍中持续伴奏,低声部则是一方面按照八音节的低音进行持续伴奏,同时也按照自身的旋律来进行伴奏。第二个角度就是伴奏的和声连接,各和弦在调性内所具有的稳定或者是不稳定的作用,他们的运动和倾向特性以及彼此之间的逻辑联系。第三角度就是和声的色彩特征,在音乐的创作过程中,和声就是具有较大影响的作用效果,《田园歌》中的和声伴奏是建立在独立的F大调的调式调性上,目的就是营造一种生机勃勃的春天的气息。整个《田园歌》的和声伴奏过程中,都表现着一种丰富的大自然景象,能够深深地去感受到大自然的气息,使人们能够感受到大自然的亲切和谐自然。

2.1.4表达意境

    《田园歌》是柏辽兹声乐套曲的第一首诗歌,除了有完美的旋律以外,同时也构筑着非常丰富的色彩,具有非常独特的和声世界,作曲家在作品中就是为了追求视觉、听觉以及情感等方面的统一,通过用音乐来打动人的内心世界,整个作品中都被赋予了很浓烈的的感情色彩,目的就是为了提升艺术歌曲的境界,使得人们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也能够很容易地唱出这首歌曲,艺术歌曲尤其是专业的套曲都需要更多的精力投入,同时也需要细腻的进行把握,比如在《田园歌》这首诗歌中,就是通过一幅生机勃勃的自然风光景色和画面,来对整个诗歌进行描述,使得人获得非常自然舒适的感觉,给作品染上了一层非常柔美的色彩,同时歌曲也是由八分音符的和弦进行演奏的,就犹如春天的沐浴,使得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非常的明亮。

    除了《田园歌》以外,其他的诗歌也都从上述几个角度进行了详细的划分和描述,但是本文就不一一列举了,主要就是通过《田园歌》的描写和表达来展现柏辽兹在声乐套曲《夏夜》的创作过程中所展现出的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和艺术特征,使得欣赏的人能够有着很深刻的内心体验,并且获得丰富的情感表现。

3.《夏夜》的演唱特点

3.1《夏夜》的诗词意思以及旋律曲调的把握

    要学会演唱《夏夜》套曲,那么首先需要的就是了解整个歌曲的意思,对于歌曲中所出现的每个词语、每句话的意思都要完全的理解,那么才能够在理解的基础上进行欣赏和把握,因为在歌曲的创作过程中,每一个音节都是和诗歌的内容紧密相连的,比如在《田园歌》中的douce是温柔的意思,那么在这句的演奏过程中,作曲家就需要结合诗歌的意思,运用恰当的音乐声响,从而使得douce这个词语的发音不像高音区的那样非常的洪亮,而是变得更加的柔和和完美,同时又不会显得非常的刻板。在《田园歌》中有很多的这样的词语,比如amours这个词语的意思是爱情,那么作曲家在这个amours词语的创作过程中,就给与了其高音阶的表达,这是为了充分的表现恋人们之间对爱情的一种渴望,以及对爱情的美好憧憬,让人们在听到amours这个代表爱情的词语时,就变得情绪激昂,充满了无限的热情和渴望,是一种感情递进的表现,不能够唱的平淡无味,使得作者想要表达的情绪表现不出来。因此在演唱歌曲的过程中,一定要把握好诗词的意思以及旋律曲调。

3.2歌曲风格和演唱风格的掌握

    法国艺术歌曲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色就是艺术歌曲和民歌或者是一些通俗的歌曲之间都没有明显的联系,通常这些歌曲都有着很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也是贵族高贵典雅以及知识分子所追求的艺术形式,整个歌曲风格主要就是采用比较细腻、含蓄的感情来进行表达,词语的发音都非常的典雅,并且也追求柔美连贯的声音,在柏辽兹的这首声乐套曲《夏夜》中就正好将这些艺术歌曲所具备的特点进行了充分的展现和把握,无论是从和声的旋律、歌曲的节奏、表演的力度以及歌词的音色等方面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阐述和表达。《田园歌》就是比较比较欢快的旋律,以跌宕起伏的旋律在大小调中自由地穿梭,同时和弦的伴奏也非常重要,整个表现出来的就是非常奔放的情绪。《在海边浅水滩》,整个曲目中都表现出了一种非常悲伤绝望的气氛,描写的是主人公在阴霾的死亡气息中暗叹命运的不幸,怀念去世的爱人。而《玫瑰花魂》整个乐曲的旋律都比较唯美,节奏也非常的舒缓,速度也是比较慢的,那么这首歌曲在演奏的过程中就会给人一种华丽却带有淡淡的忧伤的感觉,那么在演奏过程中,演奏人员就需要注重声音的流动,把握好声音的力度,要均衡控制,严格地按照音乐术语中力度记号来调整音量的变化,要做好音色的控制,避免出现一些突兀或者是尖锐的音色,要确保整个音色的柔和,使得整个演奏的声音都表现的唯美,形成一种很浪漫、渴望真挚的感情,但是又因为得不到而充满了淡淡的忧伤的感觉。整个声乐套曲《夏夜》的演奏分割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因此在柏辽兹的声乐套曲《夏夜》的演奏过程中,就需要对整个诗歌的风格和演奏形式进行准确的把握。

3.3音准、节奏等方面的把握

    乐曲的演奏过程中,音准和节奏的把握非常关键,也是一首歌曲能否完美的呈现出来的重要体现,在诗歌的演奏过程中,不能够把歌词的音节区分开,也不能够出现了语句中,既不能够破坏整句歌词的意境,同时也不能够使得歌词的连贯性缺乏,法国歌曲一个很共同的演奏特点就是浪漫主义色彩,那么在这样的歌曲演奏过程中,就需要非常注重旋律和节奏的绿动性,在演唱的过程中,需要把握重音以及每一句歌词的意思,同时做好节奏的控制,只有这样,才能够将歌曲唱的非常的有韵味,形成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法国风格。在《田园歌》这首歌曲中,所具有的表情术语不多,那么就比较容易把握节奏,在演奏的过程中,需要做好旋律、节奏、音准、押韵等方面的把握和控制。

3.4法语咬字的基本要求

    法语中咬字需要注意重音的把握,重音也就是需要重度的音节,重音是构成节奏和节拍的首要因素,重音能够旋律和节奏带来很好的律动感,那么在法语乐曲的演奏过程中,就需要把握重音,也是为了更好地把握整个节奏的律动感,使得每一句诗歌的演奏都形成独特的演奏艺术。整个诗歌化的文学语言和音乐艺术相结合,形成了非常独特的语言美,音乐语言所展示的概念、思想和形象,都能够使得人们更加深刻地去了解一切客观事物和细致复杂的概念、思想和形象,能够使得人们更加认真地把握音乐的节奏和旋律,同时能够通过字词的发音轻重来对整个音乐的演奏增光添彩,比如在学习法语艺术歌曲的过程中,可以为每一首诗歌的字词加注国际标准音标,那么通过音标来准确的阅读每一句歌词,从而能够准确的掌握语音的发音规则,并且能够熟记于心。只有对每一个字词都有一个准确的阅读方式,那么才能够在演奏过程中,做好声音流动的控制,把握好声音的力度,均衡控制,进行连贯的表达,把握好咬字的表达,确保字词在演奏过程中的清晰,这样欣赏的人才能够听清楚歌词,达到一个准确的把握程度。

4.结束语

    柏辽兹是一位音乐巨人,也是法国音乐史上的一朵奇葩,他的一生中创作了非常丰富的乐曲,将自己一生的传奇故事在他的乐曲中讲述。他创作的《夏夜》这首文学性极高,但同时具有非常唯美的浪漫主义色彩的套曲,通过不同的艺术特征形式、表达方式、诗歌意境等进行详细的描述,其中一共包含有6首诗歌,每一首诗歌都有其独特的诗词特色、表达意境、写作手法、伴奏特点。他的艺术歌曲和以往的艺术歌曲存在很大的不同,开创了具有明显法国艺术歌曲特征的新时代。

 

 

 

参考文献:

[1]刘瑶.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的艺术演唱分析[J].芒种.2013,07251-252.

[2]刘颖.如何在表演实践中发挥个性创造——浅谈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的演唱实践个性创造[J].音乐大观.2013(04)43-44.

[3]赵锋.柏辽兹声乐套曲《夏夜》艺术特征与诠释D.杭州师范大学,201204.

[4]吴建华.浅析柏辽兹的艺术歌曲[J].临床护理·安徽文学(下半月).200910):135-136.

[5]朱菁.略论声乐表演实践中的“忠于原作”问题—以柏辽兹的声乐套曲《夏夜》(op.7)为例[J].音乐创作.2011(05)160-162.

[6]路旦俊.夏日的情感——介绍柏辽兹的声乐套曲《夏夜》[J.视听技术,199810302-304.

[7]吴金华.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融合的典范——柴可夫斯基钢琴套曲《四季》审美特征研究[J. 乐府新声(沈阳音乐学院学报)  201312114-115.